费尼克斯
  • 姓名:费尼克斯
  • 性别:
  • 别名:
  • 国籍:
  • 语言:
  • 出生地:
  • 生日:
  • 星座:
  • 身高:
  • 体重:
  • 人气:
  • 更新时间:2016-11-20

费尼克斯详细介绍:

费尼克斯的歌曲,费尼克斯DJ舞曲,费尼克斯好听的歌,费尼克斯个人资料

费尼克斯,“老费”真名叫刘静楠,曾用名刘洋,黑龙江伊春人, 水瓶座,1982年2月11日出生于黑龙江伊春市。现于深圳某高校读研究生。 曾被《希望》杂志2008年3期称为“中国最红的Rap歌手”。

《希望》杂志看“老费”
《费尼克斯真相!》原载《希望》杂志2008年3期
美国硅谷Phoenix Technologies这里有些郁闷,他们发现,Google“费尼克斯”中文词条首位被一个家伙长年占据,颇有些岿然不动的意思,并且往往与另一辞条并现,那就是——“中国最红的Rap歌手”!
网络红人费尼克斯横空出世,以一种浑不吝的架式搅动乐坛江湖。从《纵欲》《反思》《梦魇》《再见了大四》《朋友和敌人》,一直到最新推出的《Worldwar》,费尼克斯用他那带有强烈个人风格的Hip-hop,划破乐迷的耳膜,刺穿听众的心房。粉丝们对待他如同对待人民币一样忠诚,亲切地称他为“老费”,对他的每部作品耳熟能详,琅琅上口。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他的神秘莫测,“老费”用他的低调折磨着粉丝们的神经。有人说他是美国人,中文极流利;有人说他是西班牙人,常常出没于北京三里屯。为此,就“费尼克斯”的国籍问题,粉丝们分为两派形成对垒,互相起劲地拍砖。一次,费尼克斯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在BBS里留言:“晕,大家不要这样,我只是个普通的中国人……”后面立刻有人跟贴:“哥们儿你编的还挺像,据我所知老费从不上网灌水,800年不上一回QQ,他有自闭倾向,蛤蜊不开,拜托你还是省省吧……”
关于费尼克斯国籍的争论,透出了中国人的文化自卑感。一位成功的Rap歌手同时又是一名如假包换的中国人,其实在逻辑上严重成立。眼下,“老费”正静静坐在对面,用低沉浑厚的嗓音向我吐出:“音乐之于我,是宗教。我没从音乐里赚过一分钱……”至此,“费尼克斯”不再匪夷所思,他即将浮出水面,露出真本。

在一家位列世界五百强的外资企业大厅里,白领们站在一台类似于ATM的打卡机前鱼贯而出。“老费”黑衣黑裤全身Nike,一付典型的Hip-hop打扮,在队伍里分外抢眼。很快,他闪身而出,大步流星走过来,带着一千瓦的笑容,同时用力地握手。除了熟悉的嗓音让人想起《反思2》,眼前阳光帅气的蛋白质男生,与“老费”作品中的糙爷们儿颇有些对不上号。当他在街边象猴子一样欢快地跳起,大声喊着“TAXT”,那情形又怎是一个“晕”字了得。你只能在心里对自己说:“只当他分裂好了。”
如果没有“网络当红歌手”这个定语,“老费”基本与常人无异。一名前途无量的大学生,是他在深圳的存在形式。他学习刻苦,生活规律,循规蹈矩,作为深圳某大学研究生会主席,他时常出席各种社会活动,在讲台上或讲台下掷地有声地发言,故做“三好学生”状向出席大会的深圳市市长发出尽可能回味绵长发人深省的提问。眼下,他正在这家世界闻名的外企实习,他的未来十分清晰,人们毫不怀疑,不久的将来,他将会西装革履出现在这个城市CBD大厦观光电梯里,象摩托罗拉广告男主角,顾盼生辉打着手机。
然而,他的天份捉弄了他,如今,他的理想分叉了。
Hip-hop还是CEO、出世还是入世,理想还是现实,在线还是隐身,殉道还是拜金,这些问题夜夜在他梦中守候,都快把他折磨成哈姆雷特了。然而,到了白天,他心态良好,谦和有度,绝不俯视苍生。他说:“其实,我跟动物园的猴子没什么区别,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,但有一点不同,我拒绝别人参观。”
无疑,眼前这个“老费”是个优质男生。他开朗健谈,修辞精准,语速稍快不时蹦出发音纯正的散装英语,考验着听者那点微薄的英语底子。他有着很强的自我意识,对别人在主观意识上试图领舞非常警醒,天真与狡黠在他眼里瞬间切换,“凡事由我主Key,Ok?”
这是一个典型的水瓶座男生,水瓶受“天王星”指引,他们有王者之风,创新、多变、倔强、反叛,令人捉摸不定。很自然的,老费谈到了他的新歌《Worldwar》,网友们公认这首歌很Man,是费尼克斯走向成熟的标志。老费说,2006年来到深圳之后,有了许多时尚的朋友,他们成为他现实中的拥趸,这让老费自我感觉上几近于王。在《Worldwar》里,老费带领着他的哥们儿们发动了一场茶杯里的世界大战,拿起屠刀,立地成魔,牛X程度仅次于希特勒。
“或许,只是两个费尼克斯在交战而已。”老费喃喃自语道。
所有的难题永远得出两个答案,这是智者的宿命。
费尼克斯是什么鸟变的

1982年2月11日,老费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来到人间。妈妈很得意,还没到100天,即把儿子的玉照寄往出差北京与素未谋面的父亲。爸爸过目之后基本满意,操着钢笔在照片背面一笔一划写道:“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”!老费如今仍搞不懂父亲在那个年月为何想起这句“四旧”,大概是“有种”这种事颇赖于遗传。现如今,这话用作他的QQ签名,这是老费对生活的终极态度,以父之名!
上大学之前,老费基本正常,升学、追星、发育、初恋,一切按部就班。跟别的男生一样,他喜欢“小虎队”、赵传、“黑豹”、“唐朝”……赶上了,基本都赶上了。不幸的是,老费后来偶然间接触到台湾著名Rap歌手“MC HotDog〔哈狗帮〕”,一经接触便痴爱成狂,强烈的节奏感与明显的叛逆意识极大震动了他。老费从此迷上了Hip-hop, 从美国最流行的Eminem一直追溯到已故的2pac。
聊起Hip-hop老费如数家珍。Hip-hop起源于美国黑人社区,追本溯源一个“穷”字即可概括。为什么要穿大一号的衣服?除了方便运动之外,黑人家庭多是低收入,哥哥穿小了的衣服就会给弟弟穿,这才形成了巨大衣服的风格;为什么会有涂鸦?那是早先街区内各个帮派划分势力范围的标志;为什么会有街舞?因为他们没钱去舞厅,当时种族歧视问题依然存在,有钱也不一定能在白人的舞厅里玩儿得高兴;为什么纯正的Hip-hop作品以黑色为主且必带粗口?因为黑人青年没有前途没有希望,他们的憎恨比爱要多得多。
老费至今仍然没整明白,为何自己既没童年阴影,又不缺吃少穿,家境富足在父母眼里无疑是国宝熊猫,却毫无缘由地喜欢上这种玩意。高三时,他根本无心恋战,黑板在他眼里一片空白,老师在讲台上基本是金鱼吐泡,教室成了隔音室,他的世界里只有节奏和鼓点。结果,他高考发挥失常,距第一志愿差十几分,家里为他联络了黑龙江大学,但他执意报考省内最好的“哈工大”,第二年他如愿以偿。

是谁抢走了我的麦克风

2003年,老费自娱自乐了一把,他把自己的发轫之作《纵欲》上传到网上,之后引发的一系列反响是他始料不及的。
“不停的亲吻,舌头不停翻滚
似乎都被吸过去了,我的自尊
我的愚蠢、我的郁闷、甚至我的灵魂
真的不能再等、你是我如饥似渴的人……”
这首充满荷尔蒙气息的音乐极为煽情,会让世上最纯洁的修女疯狂,在网上引发一片惊声尖叫。那年,老费拥有了第一轮粉丝,而且很显然,粉丝们对他的爱戴绝对不是一夜情。
老费仍然坚持潜水,拒绝抛头露面,与他同期出名的Hip-hop乐队有些已然被招安,昂首阔步走进人民大会堂领音乐奖。而老费视娱乐圈为畏途,那是开满鲜花的雷区,他仍旧吝啬到只让世界知道他的名字。
2003年冬天,一件偶发的小事儿触动了他。老费跟着同学去酒吧消磨时间,其间,他对台上的音响产生了兴趣,忍不住走上去东摸摸,西看看。一位DJ认出了他,DJ走上前来对老费说:“我们老板不喜欢业余人士站在这里,请你走开!”这一切超出了他的经验范围。老费盯了他那张脸足足有十秒钟,他二话没说,转身走了。走出酒吧后,他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独行,头顶的月光分外孤清,他在心中升起一个念头。不出半个小时,他来到了哈尔滨一家最大的Disco。进去之后他第一时间找到负责人,说明自己的情况,并掏出随身携带的音乐小样CD,表示愿意免费试演一晚。负责人听了他的《纵欲》,不出半分钟,那人吐出两个字:“有戏!”
那夜,老费无哩头地开始了平生第一次“公演”。或许他原本就属于舞台,看着人头攒动的台下,他发挥自如,一展歌喉,说唱了两首作品。不出两分钟,发懵的观众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,他们禁不住跟着High动起来。那夜的演出气氛极为热烈,台下的观众基本疯了,他们象信徒一样,用舞蹈和口中的呼啸,向台上这位不知来自何方的神圣顶礼膜拜。
老费回味不已,双目憧憬——“那种F2F的感觉,真好。”
我趁机问:“会报名参加快乐男生吗?”
他象兔子一样竖起耳朵:“不会,我估计这种可能性比火星撞地球的概率还低!”
老费的兄弟和老费的女人

跟所有同龄的男孩一样,让他牵肠挂肚的,是他的兄弟,还有他的女人。
老费最为惦念的兄弟是郝雨。曾几何时,郝雨创作的《大学自习室》风靡全国。有人说,没听过《大学自习室》,就等于没上过大学。同样出众的才华,让他们成为网络Rap双雄。他们一起合作了《就说》、《再见大四》。在现实生活中,他们也是一对密友。哥俩儿没事凑在一起录歌,是老费头脑里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。他说:“虽然是在郝雨家,但我跟他压根无法在一个房间里同步进行,那样的话我们会笑场,最后笑成一团。”
郝雨比老费大一岁,却如70后一般具有忧患意识,经常会把国家大事世界和平等等揽上身。而老费更为注重内心的Discovery。大二那年,有天老费在学校食堂里看到一位老大爷,他面黄肌瘦,衣裳褴褛,眼巴巴地望着一位同学碗里的饺子,问道:“这要多少钱一份……”老费顿生恻隐之心,老费想:等我爹妈到了这个年龄,我要让他们想吃啥就吃啥,永远不问价。同时,老费也想起郝雨,如果郝雨在这里,他会发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”的感慨来。
尽管如今天各一方,兄弟俩各自奔波,各自寂寞,仍不时惦念起彼此,看着手机上对方发过来的段子,会心地微笑。那种兄弟情谊令老费着迷,对此,老费的仪式是,每隔一段时间,拿出《教父》的套碟看一遍。
提起合作伙伴来,免不了要提及包子,老费与这个女孩合作了《纵欲》,在他的生命里,她不可能了无痕迹。网友揣测说,他们是一对情侣,对于之后的分道扬镳,网友给出的原因是“性生活不和谐”。老费对这种说法欲哭无泪,事实上,他与包子素未谋面,交情只停留在神交,而不是那什么交。
“其实我还是挺传统的,不喜欢随便的性生活。一口锅盖不能扣在所有的锅上!并不是说我写了纵欲,我就是一个纵欲的人。按照这种逻辑,施耐庵定会武打,吴承恩必会驾雾。乱性是对爱人的不忠,我这样认为。”
我试着触摸他的最后一块禁区:“《Worldwar》很爷们儿,但《Lovestory》太粉红了,可以做卫生巾广告背景音乐。”老费咧开大嘴笑:“那是我送给女朋友的!”我不小心亵渎了他的爱情,他并不以为忤,一笑置之。
“不介意粉丝知道你有女友吗?”我问。
“我希望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个女朋友,她的名字叫晶晶,英文名Crystal!”老费如是说。
费尼克斯采访手札
采访费尼克斯是我做过的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儿。想起来就令人沾沾自喜印堂发亮骄傲自满不思进取。要知道,在此之前,没有任何一家纸质媒体或网络媒体得到过他的任何一张片片,或曰只言片语。 那天接到《希望》美女编辑憨菜电话:“费尼克斯在你地界儿上,拿下!” 内事不决问百度,外事不决问GOOGLE。打开电脑上网搜了一圈:费尼克斯,25岁,黑龙江伊春人是也。与本人是近老乡,祖上都是一起闯关东过去的。近两年老费不远千里,跑到深圳某大学读硕士。心想这号精在我的地盘上混迹这许多年竟毫无知觉,生生暴殄了! 着实费了一番周折,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巧色辞令,如同圈地赶羊一般,将老费圈到同一张饭桌上。与明星F2F也不是第一回了,不同的是,这次是真明星、真粉丝。江湖上风传老费不好钱,不好名,不好女人,唯独好一口——酒! 初见老费,整体感觉很给本人想像力面子——健硕,阳光,洒脱,风一般不羁,却又不失彬彬有礼,令人不禁想起大学生们曾几何时其实是纯洁的。他不象是80后,倒象是生活在80年代那拨年轻人,我甚至很想钻到饭桌子底下,看看他脚上是不是穿了一双上海“回力牌”球鞋。
老费笑呵呵伸出手掌:“拜读过几篇大作,写得不错!”暗爽之余本小姐心想:一位知名歌手、理工科硕士、如假包换的双料天才,没往狗熊眼里泼硫酸已经是我佛慈悲了,居然还这么礼貌周到知道好歹,那还说啥了! 但心下仍存疑,比照着事先预习的费尼克斯作品、那些令人血脉舒张彻夜难眠的音符,总觉着眼前这个老费是那枚《异形》里的蛋,表面光溜内藏祸心。果不其然,菜过五六味,酒过七八巡,某一时刻,握着酒瓶的老费目中凶光一闪。心下想:有戏,来神了!一个RAP达人应有的桀骜,在酒精的解锁之下,终于浮出水面。还魂之后的老费,第一句竟说道:“其实,我蛮不喜欢你写的那些男女文章,简直是垃圾!”那一刻本小姐正埋头专心撕咬一片羊肉,受惊之余,羊肉险些呛进左支气管。 最怕遇到这样的场面,本小姐一向不怵真诚的冒犯,发愁的是受到此等冒犯之后接踵而至的临场发挥“谦虚得体的笑”。记得国画大师范曾说过,他曾对着镜子反复练习“谦虚的笑”,蓦然发现那是自己最难看的一种表情。“Good!你说得对极了!”我用力点了点头,强咽下那片该死的羊肉,撇开筷子,笑着站起身来,隔着热气腾腾的火锅,我们用力地握了握手。

虾米音乐主页:http://www.xiami.com/artist/100819

网易云音乐主页:http://music.163.com/#/artist?id=2815

噢音乐主页:http://www.oyinyue.com/11588742

费尼克斯最新单曲

更多

费尼克斯最新歌单

更多

费尼克斯最新专辑

更多

费尼克斯最新MV视频

更多
分类栏目